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8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日前,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秘书长房连泉博士在《英大金融》撰文,就“目前我国养老金入市的进展与现状”陈述了自己的看法,全文这里刊发如下:

 

养老金入市怎么做好再平衡

 

文 房连泉

相比于数万亿元的养老保险金额,养老金入市的进展并不理想。

当前我国养老基金的来源主要包括三方面:基本养老保险金、社会保障基金和企业年金,截至2017年底,三者的规模分别是5.02万亿元、2.22万亿元和1.29万亿元。

其中,社会保障基金是政府为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在2000年另筹资金建立的,构成资金主要为中央财政预算拨款、国有资本划转、基金投资收益和国务院批准的其他方式筹集资,它是作为重要战略储备资金,以使国家能够从容应对老龄化高峰时期的社会保障支出。而目前社会关注的养老金入市,主要是指地方的基本养老保险结余资金。

金额少,投资窄

截至20186月份,基本养老金到账社保理事会的已投资金额为3500亿元,相比于5万多亿元的基本养老保险金规模,养老金入市比例相当低。

这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从结构上而言,我国的养老金账户还是省级统筹委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管理,而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需要与各省市谈判签订委托合同,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成本;二是历史上,养老金多由各省级政府负责管理投资,这笔庞大的资金无论是购买债券还是储蓄,对地方金融机构而言都是一大绩效贡献,基于个中利益,地方政府委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对其基本养老保险进行投资管理的意愿并不十分强烈。截至2017年底,14个省市与社保理事会签订了委托合同,到账资金3716.5亿元,该部分资金2017年投资收益率是5.23%

即使是委托投资,也存在明显的问题:权责不明晰,地方对委托资金收益率要求较高。地方政府与全国社保基金会签订的委托合同期限通常为3年或5年,且存在提前支取的可能,还往往需要承诺一定的收益率,一旦季度业绩不理想也会招来地方对委托资金的投资质疑。地方层面无需承担风险同时要求保底保收益的行为显然也是有不合理之处。

而且相比社会保障基金投资管理而言,基本养老金作为老百姓的“养命钱”,出于保值基础上的增值目的,在投资方面受到的管理及约束更为严苛。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投资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当前全国社保基金可投资品种涵盖境内和境外两大部分,境内包括银行存款、各类债券(国债、金融债、企业债)、股票、证券投资基金、股权、股权投资基金和信托等;境外包括银行存款、外国各类债券(政府债、公司债)、股票、基金、掉期远期等。投资范围宽泛,但未把商品期货和房地产纳入投资范围。

2015年国务院印发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明确,目前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只在境内投资;严格控制投资产品种类,主要是比较成熟的投资品种;合理确定各类投资品种的投资比例,股票等权益类产品合计不得超过资产净值的30%;国家对养老基金投资运营给予专门政策扶持,通过参建国家重大工程和重大项目、参股国有重点企业改制、上市等方式,保证养老基金投资获取长期稳定的收益。

他山之石

通过观察国际上实行养老金入市的国家来看,其养老金的管理也都经历过从紧的阶段,而后过渡到全球配置,前提是有市场化的投资管理机构。

以加拿大为例,在1997年以前,加拿大养老金计划(Canada Pension PlanCPP)基本不进行投资,也没有专门机构来负责其资金运作。1995CPP的第15次精算报告指出,如果继续维持当前的模式,预计基金结余将会在2015年完全耗尽。为了扭转这一趋势,1997年加拿大国会通过了《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法案《Canada Pension Plan Investment Board Act》,成立了加拿大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理事会(CPPIB),主要职能就是通过多元化投资使得CPP基金在相对安全的条件下获得最大收益,维护参保者的权益,在投资的地区、资产类别或是目标收益等方面,法案本身并未提出具体的要求。配套方面,联邦税务部门进行雇员及雇主社会保障税的征缴,联邦人力资源和技能发展部门负责养老基金的给付工作,而联邦金融监管局下的精算师办公室会不定期地出具精算报告。此外,联邦和各省财务部门负责对CPP的财务状况进行评估,并提出相关建议。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085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