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8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1025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在《国人养老准备报告》发布式上以《从行为经济学看国人应如何准备养老》为题做了发言,下面是发言主要内容:

 

从行为经济学角度看国人应如何准备养老

 

20181025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应邀参加了由腾讯和清华大学老龄社会研究中心等单位联合主办的《国人养老准备报告》发布式。

郑秉文以《从行为经济学看国人应如何准备养老》为题做了发言。他的发言分为五个部分:

一、《国人养老准备报告》的特点

二、从行为经济学看个体养老准备

三、从行为经济学看国家养老准备

四、从行为经济学看企业养老准备

五、从行为经济学看金融素质准备

六、从行为经济学看第三支柱设计

郑秉文认为,“中国国民有53万亿人民币放在银行,但养老保障第二支柱只有1.2万亿,第三支柱现在刚刚起步。”多数人未准备好养老,应教育国民尽早做养老准备,预设养老“心理账户”,并通过合理的制度设计,推进第三支柱建设。

国民储蓄率最高,多数国民未准备好养老

当前,中国是全球国民储蓄率最高的国家。《国人养老准备报告》显示,对未退休者来说,社会养老保险、房产和银行储蓄是他们选择最多的财务准备方式。

结合生命周期理论的三阶段特征,郑秉文指出,欧洲等福利国家完整地提供了包括养老在内的全生命周期的福利,所以养老保障第二尤其第三支柱不发达。美国则相反,因而市场提供的福利非常发达。“选择福利国家,还是选择福利社会?欧洲模式,还是美国模式?这个议题一直没有解决。”

同时,郑秉文表示,我国国民受传统文化影响,储蓄率高。“中国国民有53万亿人民币放在银行,但养老保障第二支柱只有1.2万亿,第三支柱现在刚刚起步。”

如何通过养老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将钱从银行搬家到资本市场?郑秉文表示,现阶段多数人未准备好养老。但将钱放在银行里与买养老基金,回报率是3%7%的区别。如果每月投千余元,10年、20年后就是几百万元的差别。

国家有制度设计的责任,第三支柱设计应适当

郑秉文认为多数人未准备好养老,这里面有国家制度设计的责任。

首先,长期的养老金融工具提供得太少,短期理财产品充斥市场,资本市场稳定性差。郑秉文举例表示,50多岁的人除了跳广场舞,就是在银行窗口买理财产品。”

其次,本身就很少的长期养老金融工具里,提供太少的默认投资工具。“行为经济学的基本假定是,人性是懒惰的。你很难让大家每天去投资,去盯盘,国家应该设计默认投资的工具。”于是,国家就需要去“助推”一下,提供默认投资工具,旨在扩大职工参与率。

最后,养老第三支柱默认投资工具太多好,还是适当好?郑秉文结合美国401(k)养老金计划的行为经济学试验结果指出,提供越多选择的参与率越低,提供2个选择的参与率达到75%,提供50多个选择的,参与率掉了一半。对此,郑秉文表示,设计默认投资工具要适当,个人面对过多的产品不会选择,或者选择不适当的养老金融产品。行为经济学告诉我们,默认投资工具国家不提供是不对的,但在具体操作中,提供数量太多也会适得其反的。

“助推”理论还告诉人们,人是有惰性的,制度设计应“推一把”,克服惰性,把“自动加入”制度引入进来,很多发达国家都引入了,为什么中国就不能呢?这是一个国民福祉,国家有责任提供这个公共物品的社会服务。前年通过的《企业年金办法》与自动加入失之交臂,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它将制度进步“后推”了很多年,耽误了企业年金扩大参与率,降低了职工的总体退休收入替代率和退休收入结构多元化。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22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