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8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去年10月,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历时八年组织翻译的《世界社会保障法律译丛》(下称《译丛》)正式出版。这部近500万字的六卷本,集中了几十部外国社保法律,涵盖了不同的社会保障理念和法律规章。《译丛》的出版将助力于中国社保立法,为此《财新网》“中国改革”杂志就我国社保改革与立法为主题专访了郑秉文教授,以下是采访全文:

 

从立法角度看中国社保的差距与未来

   ——专访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  

 

| 财新记者 周东旭

近日,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历时八年组织翻译的《世界社会保障法律译丛》(下称《译丛》)正式出版。这部近500万字的六卷本,集中了几十部外国社保法律,涵盖了不同的社会保障理念,既有丹麦、瑞典等典型福利国家,又有俄罗斯、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的法律规章。

作为一套开放性译丛,2018年还将出版两卷本德国社会保障立法,不断“扩容”。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世界范围内100多年的社保历程,为中国提供了太多的经验以及教训。为此,《译丛》发布后,财新记者采访了《译丛》的倡导者和组织者,现任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

 

社保须“立法先行、及时修订”

财新记者:为什么选在这个时间发布《译丛》?

郑秉文: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14条“基本方略”,这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行动纲领。其中第六条是“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体系和法治国家,就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同时推进,其中必然包括社会保障法治建设,因为社会保障的本质就是依法治国。

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是以立法建设为基础的,可以说,社会保障是依法执政的重要表现,是依法行政的典型行为,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和法治国家最典型的立法组成部分,从基本民生和公共财政的角度看,再也没有其他立法能比社会保障更接近“依法办事”了。

没有立法就没有社保,要建立社保制度首先就是要立法。在很多国家,社保支出是国家最大的支出项目,是政府的第一支出项目,是受到法律保护和制约的重要支出项目。例如,在美国,仅仅养老保险一项就是美国单一支出的最大项目。任何社保制度的改革首先表现在修订立法上,任何待遇水平的变化也首先表现在修改立法上。涉及全体国民切身利益的最大规模的支出项目,当然要纳入“基本方略”之中。

财新记者:《译丛》也是助力于中国社保立法?

郑秉文:这套《译丛》是中国第一部全面完整引入国外社会保障法律的译介,填补了社会保障和社会法学两个领域的研究空白,在中国社会保障和社会法学两个研究领域、实务领域都称得上是一件大事。

中国建立现代社会保障制度将近30年来,国内至今从未系统完整地翻译过国外的社会保障法律,从教学到科研,从政策建议到法规制订,从理论到实践,都急迫期待一套较为系统完整、原滋原味的社会保障法律翻译成果。很显然,这套《译丛》属于“长版书”,带有工具书的性质。

我始终认为,中国的硬实力上来了,经济总量成为世界第二,但是,软实力还存在很多问题。“软实力”不局限于传统文化层面,不仅仅是四川变脸、吴桥杂技、国粹京剧等等,更多应该是指制度制订和政策过程,这方面中国存在的差距还非常大,尤其在社会保障方面。

只要读者翻开这套《译丛》,稍微读几页,再回头看看中国自己的相应立法,就会立即意识到巨大的差距。更具体地说,社会保障制度本身就是软实力的一个重要指标。我是研究社会保障几十年的专业学者,对此很有体会,难以言传,只可意会,尤其是将其与美国等发达国家进行比较时就更觉如此。

而且,社会保障制度是一个特殊的软实力,不仅涉及家家户户、全体国民的切身利益,还关乎企业和国家的长久竞争力,甚至对中国人的国民性与文化传统具有巨大的反作用。

其实,只要比较下法国社会保障与美国社会保障,再看看社会保障制度对两个国家国民性产生的巨大影响,然后追溯两个国家百年历史进程及其几个重大历史事件,进而观察下两国的企业竞争力和国家竞争力,答案不言自明:社保制度太重要了!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012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