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8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中国社会保障》2018年第2期近日刊文,对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团队近期成果做了褒奖和鼓励,以下是原文,这里全文刊发:

 

《中国社会保障》2018年第2期·卷首语:

助力深化社保改革的精算之道

 

引春风拂绿柳,迎玉犬送金鸡。总在旧历新年之前,媒体乐以盘点十大新闻的方式总结回望。本期特别关注即是对2017年社会保障事业改革发展的梳理和评判。开门见喜,201813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专家评价其“迈出了我国养老保险专业化精算分析的第一步”,意味着我国首部社保精算报告问世。这不啻是社保领域的一条硬新闻,亦当是2018年 “十大”的强有力竞争者。

社会保险精算是综合运用人口、经济、精算数学等相关知识,对社保制度的未来基金收支、债务水平和运行风险等进行预测评估,确保制度平稳运行的一种数量分析方法。为了让专业问题通俗化,先讲两个精算故事吧。

一则得闻于中国社会保险学会胡晓义会长——1744年,苏格兰长老会拟建立一个基金为神职人员的遗孀和孤儿提供补助,因此必须预测每年有多少牧师过世、留下多少需供养的遗孀和孤儿。他们以大数法则和简易的生命周期表为工具,通过搜集整理相关数据,确定每位牧师年缴2英镑12先令2便士,其遗孀就可以每年获得10英镑的援助。到1765年,该基金总资本达到58348英镑,只比20年前的预测少了1英镑!

第二则来自加拿大——1995年,加拿大联邦退休金计划(CPP)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第15次精算报告指出,如果养老保险基金还是只能存银行、买国债,那么该基金的结余会在2015年用完,若要继续维持这个制度的精算平衡,届时必须把缴费率大幅提高到14%以上。正是这一份精算报告,让加拿大政府下定决心,当年即开始推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成立退休金计划投资委员会(CPPIB),由其负责CPP基金结余的多元化投资,来提高收益率。

故事告诉我们:不同于估算、测算,精算的要义在于“精”;在建立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乃至社保改革进程中,精算可以发挥至关重要的基础作用。

党的十九大提出全面建成覆盖全民、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2018年是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深化社保改革的生动实践渐次展开。面对人民群众对社会保障更高水平、更高质量、更方便快捷的需求,社保的可持续性面临着严峻挑战。以养老保险为例,在人口老龄化加速、经济新常态发展以及“降费率”等因素合力作用下,基金收入增速放缓、支出增速加快,部分地区当期收不抵支甚至用尽结余,不可持续的风险持续加大。按照中央提出的“坚持精算平衡原则”,社保精算报告制度应成为改革顶层设计中的重要环节,成为国家社保治理体系中的组成部分。

社保精算制度的建立需要汇集各方力量。要将社保部门的制度体系、经验和数据优势与研究院所、商业保险机构的人才、理论和实践经验相结合,共同研制社保的精算模型,共同推动社保精算走向可操作化和制度化。这其中,一支精干、务实、高效的社保自身精算队伍的建设更属当务之急。

 

深耕细作 社保研究成果迭发

文/ 张春红  夏育文

 

20171224日,《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7》发布,报告建议规划多层次长期护理保险体系;201813日,《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发布,报告预测分析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未来5年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深耕社会保险领域多年,岁末年初,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为主力的研究团队用两个沉甸甸的报告再交两份“作业”,接受来自政府部门、高校、科研机构、学会组织和业界代表们的评阅。

规划多层次长护保险体系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任务后,20166月,人社部印发《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部署在15个城市开展试点,并确定了“十三五”期间基本形成我国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政策框架的目标。

据介绍,长期护理保险虽已在多个老龄化国家建立,但对我国来说还是个新事物,而且相对于现有的5项社会保险来说更有其特殊的复杂性。这也是人社部一定要通过试点总结经验的原因。一年多的试点,初步积累了实践经验,也提出了许多亟待回答的问题,如面对广泛的需求,如何科学界定长期护理保险的覆盖范围?在社会援助、社会保险、商业保险、家庭责任等多种制度模式中如何取舍与统合?筹资和支付方式如何确定?构建怎样的服务系统才能有效利用各类社会资源?如何保证具有专业资质的人力资源的及时充分供给?如此等等。

《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7》是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与中国社会保险学会合作开展的《中国长期护理保险的制度构建与模式选择》课题的研究成果。研究团队对青岛、上海等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城市,以及厦门、北京海淀等非试点地区进行实地调研和经验总结,结合德国、荷兰等国家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的长期护理保障制度运行情况,从“制度探索”“试点实践”“境外经验”“补充保险”四个方面,用26个报告分析总结,得出了一些方向性的研究结论,尽管还不可能完全回答实践中出现的所有问题,但足以作为我国长期护理保险制度顶层设计的重要参考。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胡晓义为报告的亮点——“三个统”点赞。一是统合多层次体系构架。鉴于长期护理需求的多样性,在强调政府、社会责任的同时,重视发挥商业保险的补充作用和家庭功能,统筹考虑一、二、三支柱的结合问题,从一开始就规划多层次的长期护理保险体系。二是统一覆盖范围和标准。不应因循医疗保险分建职工和居民制度的路径,而应直接建立统一的、全覆盖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及统一的服务需求认定和等级评定标准,这既有利于防止群体攀比,也降低了现在分立制度、今后再统一的转型成本。三是统筹利用社会资源。长期护理保险在资金筹集、经办服务、管理监督等环节都要更广泛地引入社会资源,这也符合十九大提出的在保障和改善民生领域坚持“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原则。

《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是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的拳头产品,至今已连续发布7年,一直秉承记录与思考的定位,见证了中国养老金制度的发展历程。作为养老与健康深度融合的制度安排,长期护理保险在近年人口老龄化日益加深的背景下得到了更多的关注。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强调,“以构建长期护理保险体系为主旨设立研究课题,并将其作为2017年度发展报告的主题,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郑秉文表示,在中央三令五申“降成本”的大背景下,此时建立长期护理保险,比以往任何一个社会保险制度的设计更具挑战性。一方面,基本养老保险从各地试点到全国统一,直至今日还未完全消除“碎片化”的困局。另一方面,“多层次”是我国社会保险制度设计的基本原则,但同时也是社会保险制度发展最大的短板。基本养老保险制度长期过度倚重第一支柱,第二支柱建得晚、发展慢,第三支柱至今还未完全落地,政府的压力不断加大、市场的作用不能发挥。“务必汲取以往几十年我国社会保险改革发展的经验教训,要避免再走弯路,让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建设健康起步。”

郑秉文认为,构建长期护理保险是贯彻十九大报告“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和“实施健康中国战略”要求的现实路径。作为中国社会保险制度建设序列最年轻的一员,长期护理保险体系应该做好顶层设计,并处理好中央与地方、政府与市场、待遇水平与参保负担、数据基础与科学决策等八项关系,让制度真正发挥保障民生的作用,在老龄化时代为保障社会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93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