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7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2017624日,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旗下子公司长江养老联合《亚洲资产管理》在京举办以“养老金管理的机遇和挑战:深化改革与拥抱全球化”为主题的第十二届中国圆桌会议。来自政府机关、海内外知名养老金机构和资产管理公司、银行、保险、基金公司的专家学者近180名嘉宾出席会议。多年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始终以学术支持的身份参与这个年度学术盛会的组织工作。齐传钧博士代表该中心参会并做了发言,探讨了“中国私人养老金发展的痛点与出路”,下面是其发言的主要内容。

 

中国私人养老金发展的痛点与出路

——齐传钧在《亚洲资产管理》第十二届中国圆桌会议上的发言

 

提起私人养老金(private pension),我们自然想到公共养老金(public pension),这是一组对应概念。所谓的私人养老金,在中国可以简单的理解为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和第三支柱的总和。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第三支柱,而且职业年金2015年政府才下文建立,如今也没有真正运行起来,这样就只剩下了企业年金。那么,今天我要讲的题目为什么不直接用企业年金,而是私人养老金呢?原因就在于,企业年金发展到今天已经遇到了实质性的瓶颈,如果就企业年金谈企业年金,那么根本就找不到突破困境的办法。换句话说,企业年金的发展有赖于第三支柱的建立,即个人退休账户,类似美国的IRAs

当然,我们还得从企业年金说起,因为这是中国私人养老金的起点和种子。那么到底企业年金发展出了什么问题呢?可能在座的每一位专家都能说出一些理由,比如从参与缴费、投资积累、待遇发放等方面都有一些问题,但我认为核心问题是发展的太慢。其实,这一判断已经在我们中心去年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中》提到了,并在今年被我们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多次提到,特别是强调了近两年覆盖人数增长率只有了1%0.4%,远远低于前几年两位数的增长。其实,即使过去两位数的增长,我们认为也是太慢的,比如早在2011年的报告中也提到这个核心问题。那么,如何做出这个判断呢?我想理由至少有三。第一,从人口老龄化的角度来看,中国虽然是发展中国家,但人口老龄化速度是惊人的,也因此表现出两个特征,一个是未富先老,二是速度太快,这里不再赘述。我想说的是,这必然对公共养老金的财务持续性带来巨大压力和隐患,而国际上解决这一问题的通行办法是发展私人养老金,一些国家确实做出了实质性改革,且效果显著。比较而言,中国私人养老金只能算是起步,而且是长期没有质的改变,所以这种紧迫性在座各位应该有目共睹。实际上,中国企业年金覆盖人群和资产规模不应该是百分之几、百分十几的代数级增长,而应该是成倍性质的几何级增长。第二,从经济发展阶段上来看,我们似乎已经错过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回顾近几十年的中国经济发展史,从78年改革开放,到92年小平南巡讲话,再到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最后到2012年为止(劳动年龄人口绝对数量开始下降)已经过了最有冲劲的三个阶段。当然,虽然现在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但应该是最后的好机会,千万不要等到2030年中国进入老龄化高峰期,那时候我们的麻烦可能更大。总之,相对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企业年金发展远远落后了。第三,最后从国际比较来看,中国企业年金发展太慢也是让人惊讶不小。仅从自愿性参与人数占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以及相应资产占GDP的比例这两个指标来看,就会发现,我们与世界模范生(OECD国家)的差距是非常明显的,而且这种差距都不是几分之几的问题,而是一个数量级的问题。由于时间问题,这里也不再赘述。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817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