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7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201761日,我中心研究人员张盈华应邀参加了2017 北京国际服务交易会健康医疗服务板块“关于举办第二届互联网+相互保险暨医疗金融服务高峰论坛”,围绕“医疗+保险”,做了题为“医疗卫生事业为什么需要商业保险”的主旨报告。发言主要内容摘录如下,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医疗卫生事业为什么需要商业保险


        中国医疗卫生费用占GDP6%,与发达经济体相比,并不算高,再被14亿人口摊薄,人均医疗卫生费用不到420美元,低于绝大多数上中等收入国家,是OECD平均值的1/10、美国的1/20,在金砖国家中倒数第二、G20的倒数第三(仅高于印度和印尼)。正是由于人均医疗卫生费较低,凸显增速较快。1995年以来年平均增长17%,而同期上中等收入国家年增长10%、法国和德国年增长3%~3.5%、美国5%、英国6%。按照目前速度,到2035年中国将超过法国和德国、逼近英国,与美国的差距由20倍缩小至1倍。在费用不断增长的同时,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愈发显得重要。

        医疗保险基金占医疗卫生费用支出的30%,用于购买服务,直接关乎老百姓对医疗服务的“获得感”。常听到人们抱怨“看病贵”,实际上并非因医疗服务价格高,问问回国看病的人就知道,中国的医疗服务价格还算便宜、就医也算方便,但因个人自付比例过高,就显得“昂贵”了。尽管相对于上世纪90年代,商业保险的支付抵消了部分个人自付,但总体上中国医疗服务自付比例仍在30%以上,这么高的自付比例往往出现在社会保障不健全、商业保险不发达的低收入国家和极少数的上中等收入国家,但在像中国的经济水平的国家很少见。发达经济体的自付比例都比较低,德国13%、美国11%、英国9%、法国只有6%

        一般地,医疗费用可由公共资金和私人资金两部分负担,后者包括个人自付和商业保险支付。德国实行强制性的医疗保险和长期护理保险、英国实行全民医保,公共资金负担了绝大部分医疗服务费用;美国商业保险发达,法国的相互保险在医疗和长期护理事业中作用突出,弥补了公共资金支付的不足,个人自付比例达到控制。但在中国,虽然医疗保险覆盖率超过了95%,但医疗基金使用效率不高、过度医疗问题没有有效遏制,加上商业保险没有下沉到中低端消费群体,造成个人自付比例高居不下。在私人支付的医疗费用中有80%出自个人腰包,而这一比例在英国和德国是50%、在美国和法国只有20%~30%,其余都是由商业保险承担。在撒哈拉以南的卢旺达,人均医疗费用支出不到30美元,但政府实施了一项强制性的互助保险,按户缴费、年人均2美元,覆盖了85%的人口。在这个国家,政府性资金承担的医疗费用不到40%,由于有了这个强制性互助保险,个人自付比例被控制在20%以内。应该说,这是一个合乎其国情的全覆盖医保制度,对我们降低低收入群体的医疗负担以及解决同质风险较高(如长期护理风险)问题都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2013年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以“……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大力引入社会资本,着力扩大供给、创新服务模式、提高消费能力……”作为指导思想,为这给商业保险在医疗卫生服务事业中提供了作用空间。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746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