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7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我国较高的社保缴费已成为企业难以承受之重,如何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成为我国社保制度改革当务之急,为此《北京商报》记者专访了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郑秉文、齐传钧、孙永勇三位学者,这里全文刊发:

 

五险一金怎么降

 

记者 蒋梦惟

我国较高的社保费用已成为企业难以承受之重。日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发布公告提出,我国要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一石激起千层浪,随后业界就开始流传各种猜测方案。日前,北京商报记者从一位知情人士处获悉,五险一金很可能先试行生育和医疗保险合并,合并后企业肩上原生育保险1%的缴费负担将有望被卸下。然而,业界也普遍认为,生育、医疗保险合并后,接下来降社保费率将更多地面临难啃的“硬骨头”。

医疗生育合并将成先手棋

五险一金是我国社保体系的主要补充部分,包括养老、医疗、失业、工伤和生育保险,以及住房公积金。公开资料显示,各种保险中,养老、医疗保险缴费比例较高,也是涉及面、改革影响较广的险种,而其余三种保险调整相关政策相对容易,也是中央为企业减轻社保负担的主要切入口。

此前,人社部、财政部曾联合发文,决定自2015101日起适当降低生育保险费率。部分地区筹资比例可下调0.5个百分点,初步测算全国一年可为企业减轻负担120亿元。同时,现行工伤保险费率政策也将调整,平均费率由1%左右降至0.75%左右,初步测算全国一年可减轻企业负担150亿元。

就在业内认为这几项“小险种”费率几乎已无空间可降时,中央提出了精简归并这一新思路。而对于生育、医疗保险合二为一的方案,业内大多表示了认同。“这两个险种同属于卫生计生部门管辖,原本也在一套系统内完成工作,合并起来相对容易操作。” 华中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孙永勇表示。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齐传钧进一步分析称,生育险涉及人群范围相对较小,即使合并后由医保资金报销也不会给医保资金池子带来太大压力。

此外,齐传钧还提出,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生育保险政策可能也将面临调整的关口,此时研究实行两险合并可“一石二鸟”。

商业保险跟上

“生育、医疗保险合并后,下一步相关部门又将面临新的难题。”齐传钧分析。有业内专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此后不论是降费率还是合并税种,都还存在一定的“微调”空间,但背后付出的精力可能要比生育医疗保险合并大得多。

上述专家表示,小险种向大险种合并是中央可以参考的解决途径,如果参考美国的经验,可以选择进一步将工伤保险向今后的“大医疗保险”合并,但孙永勇则直言,医疗、工伤保险虽有交叉,但所属体系存差异,主管部门又不同,工伤保险归人社部门管理,而且工伤保险有着单独的认定标准,短时间内合并的条件并不充分,而失业保险和其他几个险种起到的作用又有较大区别,合并到其他险种中就更勉强了。

在此背景下,业界将填补这段改革空白期的希望寄托在了商业养老保险身上。而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十三五”规划甚至将发展商业养老保险写入了其中。有专家指出,只有将作为养老保障第三支柱的商业养老保险从短板培育成为长板,甚至超过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成为养老保障的最主要组成部分,养老保险费率才具备了降低的条件,企业的社保负担才会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减轻。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746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