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7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20161224日举行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发布式上,举办单位的领导和十几位参会专家对我国年金制度改革与发展陈述了自己的看法。20161226日的《中国证券报》(第A07版)利用一个整版的篇幅对开幕式举办单位领导的演讲和有关专家学者的发言做了整理归纳,这里全文刊发:

 

专家建议加快发展企业年金 尽快建立起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

 

作者:徐昭 彭扬

多位专家24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发布式上表示,扩大参与率是当前年金制度改革的首要任务。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表示,当前企业年金存在的主要矛盾是参与率太低,这是企业年金存在的最大问题和最大“短板”,是“多层次混合型”难以成立的最大威胁,下一步改革进程中采取的所有措施都应围绕这个问题集思广益。这个局面不尽快改变,“多层次混合型”的养老金制度就会束之高阁。

郑秉文强调,正如《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序言中所指出的,第二支柱的主要问题在于覆盖范围总体仍甚小,在全局上难以起到重要补充作用,职业年金刚刚起步,第三层次基本为空白。在过去的25年里,历次中央文件均指出要建立“多层次”养老保障的制度目标。但总体而言,国家举办的“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发展迅速,一举成为世界上覆盖范围最广和支付规模最大的公共养老金制度之一。相比之下,企业雇主举办的“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则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还处于艰难的爬坡过程之中,居民投资购买的“第三支柱”个人养老保险更处于决策部门案头论证的协调阶段。概而言之,对25年前中央提出的战略构想来说,“多层次混合型”的社会共识已经凝聚,但其制度目标却难以企及,它仍然还是一个“中国梦”。

李培林:年金资产规模小 亟须深化改革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培林表示,目前五项社会保险项目覆盖近21亿人次,基本形成了社会保险项目与非缴费型项目相结合的保障体系,从制度全覆盖向人群全覆盖迈进,为全世界社会保障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与此同时,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社会即将进入深度老龄化的时刻,我国的社会保障事业仍面临很多挑战。

李培林指出,2015年城镇9142万退休职工领取基本养老金,占全部参保人员的25.9%,制度养老负担重,财务平衡压力大。人们对老年生活水平的需求还将继续提高,基本养老保险独撑的局面需要突破,年金制度必须作为重要补充。

 “2004年《企业年金试行办法》正式实施,这是我国年金制度的开端,2015年《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办法》出台,宣告我国养老金第二支柱全面建成,向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又迈出历史性一步。但李培林表示,第二支柱的覆盖面总体仍很小,与成熟经济体相比,无论在参与率还是在资产规模上,都有很大的差距,难以全面发挥对养老保险的补充作用。目前,我国企业年金参与人数2320万,职业年金覆盖约4000万,合计不到全国就业人口的8.2%,覆盖范围太窄;企业年金积累基金1万亿,职业年金刚刚起步,第二支柱的资产总额不到GDP1.5%,而这个比例在OECD国家中平均是84%,在非OECD国家中平均36%,总体看来,我国的年金资产规模太小。年金作为第二支柱,又,亟须深化改革。

李培林表示,2017年我国将继续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国家要补社会保障这个短板,社会保障则要补第二、三支柱的短板。年金制度已经完成了从无到有的阶段,下一步就是要从有到广,将更多的人纳入进来,让多层次混合型的养老保障体系真正建立起来,实现共享发展,这也是社会保障领域深化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抓手。

胡晓义:当前企业年金覆盖范围总体仍甚小

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胡晓义表示,未来5年乃至更长时间,在进一步巩固和改进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基础上,加快推进第二、第三层次养老保险,是完善养老保险体系的重要任务。

胡晓义认为,从总体上看,当前企业年金有较快发展,规则逐步健全,但覆盖范围总体仍甚小,基金规模只相当于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存量的27%,在全局上难以起到重要补充作用。职业年金刚刚起步,承担着制度转轨的过渡功能,其刚性强于企业年金,财政资金注入与市场运营的交错,操作复杂度高。第三层次基本为空白,发展空间巨大。

在如何看待构建多层次体系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上,胡晓义表示,一是要准确界定政府责任,正确引导民生预期。脱离实际的政策和承诺导致民众过度依赖政府,将损害社会创造力和国家竞争力,亦非百姓之福。政府有责任开辟多条渠道,帮助民众在养老保障上形成合理预期。二是要合理调整体系结构,增强制度可持续。在加大财政对基本保险补助力度(包括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基础上,让渡出一定的基本保险费率和替代率空间,连同居民储蓄存量,做出发展二、三层次的安排。三是要发挥市场功能,满足差异化需求。超出基本层面的差异化需求应当用市场的方式、机制和资源来满足。对当下各类金融机构的理财产品,政府可引导其成为长期投资的个性化养老金产品。

胡晓义建议,在以创新理念发展和构建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上,一是提高企业年金的实施强度。可考虑降低企业基本费率几个百分点,将此转化为企业年金的单位供款,从而将企业年金改造为强制与自愿相结合的制度,扩大参与。二是重新定义第一、二层次的边界。将基本保险和企业/职业年金中的个人账户合并,列为第二层次,但要周密设计由此导致基本保险供款不足的补充渠道。三是对第三层次做出明确界定和规范。按照各种养老资源的长期性和紧密度界定第三层次的范围,不分具体产品形态,统一加注个人养老计划的标记,并绑定在具有唯一性的社会保障卡上。四是进一步强化税优政策。第二层次的个人供款限定最高比例,实行全额全程免税,单位供款在规定比例内免税;加注统一标记的个人养老计划,均可递延纳税。五是科学安排多层次的比例结构。三个层次的养老保险可设定为6:2:2,条件允许亦可设定为4:4:24:3:3的比例关系。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711649